• 美国海军直升机起飞后坠落航母甲板 造成人员受伤_保卫萝卜挑战8 2018-11-26
  • 星扒客|小燕子紫薇重聚 逆龄女神谁的颜值更能打?|逆龄|还珠格格|赵薇_剑三大脚 2018-11-26
  • 4G用户占移动通信半壁江山 虚拟运营商监管将加强_移民韩国的条件 2018-11-26
  • 国乒提前锁定混双金牌 广东“一哥”冲第二金_寻麻疹吃什么药 2018-11-26
  • 三星为可折叠手机更换脸书新标识_西条琉璃番号 2018-11-26
  • 红色教育如何融入高校思政工作_正美丰业 2018-11-26
  • 俄罗斯人当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美参议员呼吁干扰结果_参谋长联席会议 2018-11-26
  • 中国民生银行为民而生与民共生 不忘初心真情服务_上海新虹桥医院 2018-11-26
  • 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一定要等到太阳_6644d 2018-11-26
  • 共同开辟中菲关系新未来_逃出红房子 2018-11-26
  • 严查!上海嘉定多名受贿行贿人员落法网_言情小说完本 2018-11-26
  •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_青青草国语 2018-11-26
  • 英男子20年不断骚扰邻居 居民办派对庆其入狱_都市言情小说阅读网 2018-11-26
  • 拥抱新时代 实现新目标 奋斗新征程——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列研讨会第二场研讨会在上海举行_李天佑简历 2018-11-26
  • 吴江旗袍小镇9月28日迎来精品盆景展--旅游频道_人人小说阅读器 2018-11-25
  • 商务合作,域名招租请联系QQ:959847138

    站在十字路口的城商行

    2019-04-10 10:18:24 钛媒体 分享

    莱钢信息港 www.rtfkige.cn 1995年7月,深圳城市合作银行开业,城商行登上银行业大舞台。“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作为地方经济的参与者和见证者,城商行享受过高光时刻,也在区域经济小天地中慢慢与行业脱节,被时代大潮打个措手不及。

    二十年前,城商行为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而生,不辱使命、从弱到强;二十年后的今天,城商行再次站上十字路口。

    由弱到强、从盛转衰

    “一直在改革,从未停止过”,有从业者对城商行发出如此感慨。

    改革的起点,要从城市信用社讲起。

    1979年,国内首家城市信用社于河南驻马店成立,7年后,国家将城信社定性为“群众性合作金融组织”,明确要求不得办成银行。

    不是银行,类似银行,各地对城信社表现出极高的热情。1993年底,城信社数量接近5000家,平均每个县设有3家;总资产1878亿元,约占GDP的5%。

    同所有大跃进式扩张的金融机构一样,城信社很快成了区域金融风险的源泉,集中整顿紧随而至。1995年,监管开始推动将城信社组建为城市合作银行(后更名城市商业银行),并明确“不再批准设立新的城市信用社”。

    褪去合作组织的躯壳,城信社被抛入故纸堆;披上商业银行的外衣,城商行登上历史舞台。

    因收拾烂摊子而生,城商行“继承”了城信社的不良资产,先天羸弱,相比国有大行和全国股份制银行,一直处于尴尬境地——资本少、规模??;资产差、不良高。2002年末,城商行账面不良率超过30%(五级分类口径可能超过50%),之后的几年里,累计处置近千亿不良资产,才将不良率降至3%以下。

    受地方支持、与地方捆绑,也成为城商行的鲜明特点。以北京银行为例,2004年末,单一地方大客户授信占比接近九成。这是个案,却极具代表性。自成立之初,城商行一直限定在“为本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城市中小企业发展提供金融服务”上,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城商行是地方大项目的重要参与者,存贷款规模不难与四大行(限地方分支机构)比肩。

    不过,做了区域龙头,城商行的发展也就遇到了瓶颈——客户集中度高、抗风险能力差,且增长没了空间。若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区域限制是唯一途径。

    2005年,银监会探索对实力较强的城商行放开区域限制。次年4月,上海银行宁波分行开业,成为城商行首家异地分行,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紧随其后,区域限制的枷锁被打破了。

    新的空间被打开,但真正的转折点出现在2009年。全球金融?;?,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大量项目上马,信贷资源告急。监管放松异地扩张限制,城商行抓住机遇,短短两年时间,总资产接近翻番。

    两年后,天量流动性副作用显现,CPI一度超过6%,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转为稳健,银行的大跃进式扩张,变得不合时宜。2011年两会期间,高层领导剑指城商行跨区域扩张,“我批评了他们(北京银行),我一打个盹,你们就跑了。北京还不够你们干的,你们跑了,北京谁来管?”

    之后,城商行的扩张慢了下来;再之后,实体经济放缓、不良资产爆发,银行业告别“躺着赚钱”的黄金时代。

    全面向好成为过去,区域分化时代来临。全国性银行尚有腾挪空间,城商行与一城一地深度捆绑,不得不靠天吃饭——地方经济平稳,城商行可免受波动影响;地方支柱产业垮了,城商行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2015年,有39家城商行利润负增长,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而在东部沿海地区,城商行利润增速仍能领先行业。

    与区域捆绑,变成一种桎梏。为摆脱桎梏,城商行在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大潮中,看到了曙光。

    追逐互联网大潮:失败的尝试

    对互联网跨越时空的变革意义,城商行是银行业内最早的觉醒者。2013年下半年起,城商行率先扛起互联网转型的大旗,近一半的城商行上线直销银行,将宝宝理财、智能存款、消费贷款等定制化产品搬到网上。

    赶上了风口,结果却不理想。以北京银行为例,2013年推出国内首家直销银行,至2017年末,累计拓展行外客户27万户,直销银行客户数仅占个人客户数的2%,储蓄余额仅占零售储蓄余额的1%。

    互联网不受时空的限制,与规模效应相伴相生,本就是强者的游戏——一款APP做不到业内前五,就享受不到互联网自我加速的红利,只能靠补贴和优惠打持久战,而只有巨头才有持续补贴的实力。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赛道上,既有BAT、苏宁金融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又有六大行、银联、全国股份制银行这样的金主,城商行凑上去,没有胜算。

    城商行是典型的中小银行,平均总资产不到2400亿元,超过5000亿的只有13家(2017年数据);年平均利润不足20亿,抵不过比大行一年的科技投入。此外,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考较的是个人业务,城商行的个人业务却先天不足——个人贷款占比不足两成,且以房贷为主;个人存款占比不足三成,且主要由代发薪、代发养老金等地方倾斜性业务转化而来。

    无论是资金实力、业务禀赋还是人才储备、科技实力,城商行都缺乏胜算,对互联网转型应有正确的认识——APP是提高用户体验的工具,但不能把银行的未来寄托在互联网上;科技是提高业务效率的手段,但不可把金融科技本身当成目的。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编辑:酷讯